返回列表 发帖

毛泽东谈抗美援朝: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毛泽东谈抗美援朝: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五十年前发生在鸭绿江彼岸的那场战争,曾经令世界为之深深震动,也对当时刚满周岁的新中国发生了
极为深远的影响,光阴荏苒,过去的对手不再是敌人,史家也在重新审视这场遥远的战争。


作为那场战争中中方的最高统帅,毛泽东曾就此与王季范及早年同窗周世钊多次畅谈。

  毛泽东:将有三把尖刀插在中国身上,不能“置之不理”

  抗美援朝究竟有无取胜把握,在当时是颇受人们关注的问题,因为解放战争刚刚结束,经济遭受了重
创,国家一穷二白,面对美帝的经济和军事优势,不少人对战争的前景心存疑虑,而且认为这会影响国家的
和平建设,一时间意见很不统一。王季范和周世钊作为毛泽东的亲友,希望能就此事请教主席。一九五零年
十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二老,针对王、周的疑虑作了分析。

  毛泽东说道:“不错,我们急需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出百条千条,但这百
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敌住六个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现在美帝的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
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会有困难。所以,
我们对朝鲜问题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还凶,它要把三把
尖刀插在中国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国的头上,从台湾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腰上,从越南一把刀插在我
们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个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
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可是党内有很多人不同意。”

  听了毛泽东一席话,周世钊频频点头,但仍是信心不足,重覆提出了刚才的疑问:“是不是有胜利的把
握呢?”

  周世钊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众所周知,美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除装备了大量的飞机、
大炮、坦克、军舰外,它的武库中还有一张令人生畏的王牌──原子弹。面对美国的核讹诈,不少人对战争
的前景忧心忡忡。可毛泽东偏偏不信这个邪,他从容地分析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不打无把握的仗的。这
次派志愿军出国,是有人不同意的,他们认为没有必胜的把握。我和中央一些同志经过周详的考虑研究制定
了持久战的战略,胜利是有把握的。我们估计,美帝的军队有一长三短。它的钢铁多、飞机大炮多,是它唯
一的优势。但它在世界上的军事基地多,到处树敌,到处设防,兵源不足,是一短;远隔重洋,是它的第二
短;为侵略而战,师出无名,士气十分低落是它的致命伤。虽有一长,不能敌这三短。我们要进行持久战,
一步一步消灭它的有生力量。使它每天都有伤亡,它一天不撤退,我们就打它一天,一年不撤退,就打它一
年,十年不撤退,就打它们十年,这样一来,它们就伤亡多,受不了,到那时,它就只好心甘情愿地进行和
平解决。只要它愿意和平解决,我们就可以结束战争,我们原来是要和平的。”

  毛泽东:这仗我们有把握打好,不必苏联参加,看家法宝是要留着最后用的。

  周世钊又提出一个问题:“假如它不在朝鲜战场上打而是派大军从我国海岸登陆,怎么办?”

  毛泽东说:“那它不敢。这样做,我们不怕它。并且我们有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它如果向我国进攻,就
会引起苏联的参与。苏联参与,不一定派兵来,它可以在几天之间用兵西向,席卷欧洲,欧洲是美国的必争
之地,它们要照顾欧洲,自然也就无力入侵我国了。”

  美国的空中优势是周世钊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朝鲜战争爆发后不久,美军飞机就曾轰炸过我国边境城
镇,以新中国的空军实力而言,是难以阻止美军大规模轰炸的,故此,周世钊向毛泽东发问:“假如美军用
飞机滥炸我国的重要都市呢?”

  毛不加思索地笑答说:“它不敢,因为这同派兵登陆,同是侵略。”

  岁月飞逝。随着时空的转换,以前不少似乎是金科玉律的理论和不容置疑的答案,都受到了人们的质
疑;也有很多颇为权威的结论,正在社会上和学术上引起争鸣。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年抗美援朝时,我
国承担了本应由苏联承担的国际义务,而作为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的苏联却只提供了装备和技术的支
持,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吃了亏。毛泽东当年是怎样看这个问题的呢?他说:“这个仗,我们有
力量、有把握打好,不必要苏联参加。你们晓得玩扑克吗?『大鬼』、『小鬼』是留着保底的;你们看过剑
侠小说吗?看家的法宝是要留着最后用的。我看美帝侵略,一定会要彻底失败。不管它怎样挣扎,终是黔驴
技穷,在中朝人民共同抗击之下,他是一定不能得逞的。”毛泽东的一番话消除了两位老人心中的疑问,他
们带着对战争的全新看法离开了中南海。

  周世钊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的同班同桌同学,情同手足。解放后,毛曾多次接见周世钊,在
谈话中数次涉及朝鲜战争。一次周去看毛,毛高兴地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的形势是越来越好,造成这种
好的形势主要依靠我们志愿军的勇敢和机智。他们现在层层挖掘地道,这些坑道都在山底下,纵横沟通,随
意出入,飞机炸不垮,大炮轰不坏,敌人不好攻,我们却可以出去,万一失了第一线,还有第二线、第三
线。这都是志愿军指战员想出来的好办法。像我们在北京的人就不一定想得出这种好办法。一个美国记者
说:『美国的军队再花二十年也打不到鸭绿江。』我看再打二百年,他们也没有希望打到鸭绿江。”毛泽东
豪迈的语调,令周世钊倍感振奋。

  毛泽东:光派别人的儿子去前线打仗,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

  朝鲜前线的战斗是空前残酷而惨烈的。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保家卫国,血染三千里江山,这
其中也包括毛泽东心爱的长子毛岸英。当这个不幸消息传到周世钊的耳朵里时,他感到非常震惊和悲痛。作
为和毛泽东相交几十年的老朋友,他知道主席一家先后已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好几位亲人。现在革
命刚刚胜利,正需要下一代去建设的时候,岸英却永远留在了朝鲜。白发人送黑发人,和毛泽东情同手足的
周世钊,心里深深地体会到老同学那种难以言表的悲凉和伤感,在后来他和毛泽东的一次闲聊中,周向毛表
达了这种想法。

  那是在六十年代,谈话的主题是战争。在不知不觉中,话题转到了朝鲜战争和毛岸英。周世钊不无感慨
地说:“岸英死得太早了,如果您不派岸英到朝鲜战场上,我看他是不会牺牲的。”

  对于周世钊的议论,毛泽东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不能这样说。岸英的牺牲,责任完全在美帝国
主义身上。岸英是为保卫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利益,为保卫我们祖国的安全而出国作战的,他是为反对美
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为保卫世界和平事业而牺牲的。当时我得到岸英在朝鲜战场上不幸牺牲的消息后,我
的内心是很难过的。因为我很喜欢岸英这个孩子。岸英牺牲以后,当时有人提议要把他的尸体运回国来安
葬,我没有同意。我说岸英是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为保家卫国而死的,就把他安葬在朝鲜的国土上,让他显
示中朝人民的友谊,让中朝人民的友谊万古常青。当然,你说如果我不派他到朝鲜战场上,他就不会牺牲,
这是可能的,也是不错的。但是,我是党中央的主席,在那种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我是极力主张发动抗美援
朝、保家卫国运动的,后来得到党中央的赞成,作了出兵朝鲜的决定,并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个抗
美援朝的伟大运动。我作为党的主席,作为一个领导人,自己的儿子不派他去朝鲜,又派谁的儿子去呢?光
派别人的儿子去前线打仗,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岸英是个青年人,他从苏联留学
回国后,到农村进行过劳动锻炼,但却没有正式上过战场。青年人就是要到艰苦的环境中去锻炼,要在战斗
中成长。基于这些原因,我才派他到朝鲜去的。”

  对于发生在五十年前的那场战争,毛泽东曾有过许多论述,这里仅是他对自己的亲友的一些零散的议
论。时光流逝,毛泽东主席和王季范、周世钊两位老人均已作古。然而,这些片段的,但却弥足珍贵的谈
话,对于我们当前正确认识那场遥远的战争,不失为是一份重要的参考资料。(王宇清)
抗美援朝,敲山震虎让很多对新中国有想法的国家不得不慎重考虑
毛主席在军事上的眼光和策略是很值得钦佩的
恩。毛主席是个军事天才,抗美援朝其实到现在也还有争论,但是我觉得当时的确是唇亡齿寒的时候了,东北门口有人守着简直就是找死……
毛泽东真的是高瞻远瞩,当时新中国刚成立,很多国家都在冷眼旁观,如果不进行抗美援朝,打出一个志气来,就没办法保证安心的进行社会建设,也没有我们这几十年的和平。
太祖为抗美牺牲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太祖为抗美牺牲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于白 发表于 2017-10-10 05:45

毛岸英是他最心爱的儿子确实不假,太祖为其殚精竭虑的谋划何等深远。
二战期间,全世界硝烟弥漫之中,太祖自己都多次死里逃生,临近解放还差点被轰炸延安的炮弹炸死,他却一直把儿子辗转保护在最安全之地留学深造,只等着以后接班上位。
至于去朝鲜,太祖原本的打算,只不过是想让没有革命资历,一直在外规避风险的太子去战场镀个金就回来,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他自己一辈子喜欢与人争斗,精于阴谋与冒险,也自以为算无遗策,却没想到命运之手神秘莫测,朝鲜的战争形势残酷到即使呆在最安全的最高指挥部,他的宝贝儿子也未能幸免于难。。
现在都喜欢用恶意揣测毛岸英的死,说一些什么鸡蛋炒饭的故事。但是我一直觉得历史是最容易被装扮的小姑娘。所以我看历史的时候,从来不看后人写的那种揣测的细节和理由,只看结果和事实。

事实是毛岸英死了。毛的遗孀被枪毙了,毛的后代没有一个身居高位,除了一个智商不太高的被捧在台面引来嘲讽以外。韶山除了成为旅游胜地并没有任何优待。可以说毛没有给他的后代和家乡人带来多少利益。

而蒋的老婆在美国活到100多岁,蒋的儿子当了总统,蒋的后代也都是富人,到现在也对国民党有影响力,蒋的官邸从南京,重庆到台湾,还有庐山这些短期度假都大动土木。蒋的上位可以说给很多身边人带来了长久的利益。

如果选爸爸,肯定选蒋,不选毛。
本帖最后由 xxxs 于 2017-10-10 08:56 编辑

支持“镀金"论调的非坏即蠢。当时的红二代中有几个去前线了? 毛岸英是苏德战场上历练出来的坦克兵中尉,1945年12月从苏联回国,真要“镀金"解放战争时期为什么不让他领兵?开国大典的时候97式中型坦克都成“功臣号”了。而毛岸英先去延安参加农村劳动,后来又搞土改、做宣传、当秘书,建国以后,又去工厂当党支部副书记,既没有走党内系统,又没有在军队历练,更不要说去做政府工作了。一没有党政军的履历,二没有自己的班底,接班要怎么接呢? 真“镀金"要看蒋介石怎么安排蒋经国——回国就是不用上战场的少将,在大后方当了几年保安司令,就成为中将了,这才是真正的在军队镀金.

PS:毛岸英的一封信

三立同志:

来信收到。你们已参加革命工作,非常高兴。你们离开三福旅馆的前一日我曾打电话与你们,都不在家,次日再打电话时,旅馆职员说你们已经搬走了。后接到林亭同志一信,没有提到你们的“下落”。本想复他并询问你们在何处,却把他的地址连同信一齐丢了(误烧了)。你们若知道他的详细地址望告。

来信中提到舅父“希望在长沙有厅长方面位置”一事,我非常替他惭愧。新的时代,这种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的了,而尤以为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除了其他更基本的原因以外,正在于此:皇亲贵戚仗势发财,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靠自己的劳动和才能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了。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已经获得根本的胜利。而对于这一层,舅父恐怕还没有觉悟。望他慢慢觉悟,否则很难在新的中国工作下去。翻身是广大群众的翻身,而不是几个特殊人物的翻身。生活问题要整个解决,而不可个别解决。大众的利益应该首先顾及,放在第一位。个人主义是不成的。我准备写信将这些情形坦白告诉舅父他们。

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情,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这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没有这种“人情”,不讲这种“人情”。共产党有的是另一种人情,那便是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劳苦大众的无限热爱,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亲戚在内。当然对于自己的近亲,对于自己的父、母、子、女、妻、舅、兄、弟、姨、叔是有一层特别感情的,一种与血统、家族有关的人的深厚感情的。这种特别感情共产党不仅不否认,而且加以巩固并努力于倡导它走向正确的与人民利益相符合的有利于人民的途径。但如果这种特别感情超出了私人范围并与人民利益相抵触时,共产党是坚决站在后者方面的,即“大义灭亲”亦在所不惜。

我爱我的外祖母,我对她有深厚的描写不出的感情,但她也许现在在骂我“不孝”,骂我不照顾杨家,不照顾向家;我得忍受这种骂,我决不能也决不愿违背原则做事。我本人是一部伟大机器的一个极普通平凡的小螺丝钉,同时也没有“权力”,没有“本钱”,更没有“志向”来做这些扶助亲戚高升的事。至于父亲,他是这种做法最坚决的反对者,因为这种做法是与共产主义思想、太祖思想水火不相容的,是与人民大众的利益水火不相容的,是极不公平,极不合理的。

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群众观点与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个人观点之间的矛盾正是我们与舅父他们意见分歧的本质所在。这两种思想即在我们脑子里也还在尖锐斗争着,只不过前者占了优势罢了。而在舅父的脑子里,在许多其他类似舅父的人的脑子里,则还是后者占着绝对优势,或者全部占据,虽然他本人的本质可能不一定是坏的。

关于抚恤烈士家属问题,据悉你的信已收到了。事情已转组织部办理,但你要有精神准备:一下子很快是办不了的。干部少事情多,湖南又才解放,恐怕会拖一下。请你记住我父亲某次对亲戚说的话:“生活问题要整个解决,不可个别解决”,这里所指的生活问题主要是指经济(生活)困难问题,而所谓整个解决主要是指工业革命,土地改革,统一的烈士家属抚恤办法等。意思是说应与广大的贫苦大众一样地来统一解决生活困难问题,在一定时候应与千百万贫苦大众一样地来容忍一个时期,等待一个时期,不要指望一下子把生活搞好,比别人好。当然,饿死是不至于的。

你父亲写来的要求抚恤的信也收到了。因为此事经你信已处理,故不另复。请转告你父亲一下并代我问候他。 你现在可能已开始工作了罢,望从头干起,从小干起,不一下子就想负个什么责任,先要向别人学习,不讨厌做小事,做技术性的事。我过去不懂这个道理曾碰过许多钉子,现在稍许懂事了——即是说不仅懂得应该为人民好好服务,而且开始稍许懂得应该怎样好好为人民服务,应该以怎样的态度为人民服务了。

为人民服务说起来很好听,很容易,做起来却实在不容易。特别对于我们这批有小资产阶级个人英雄主义的没有受过斗争考验的知识分子是这样的。

信口开河,信已写得这么长,不再写了。有不周之处望谅。 祝你健康!

岸英上 1949年10月24日
真正没有看出太祖有多么爱毛岸英和其它孩子,看看别人的孩子,再看看太祖家的孩子,毛岸英自幼丧母,乞讨过,打过仗,工作生活都没有被照顾过,甚至牺牲在战场,做太祖儿子是很不容易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