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从程序员自杀到不婚社会,信任是怎么被一点点杀死的?

任何时代和任何情况下,极端个案,都不代表普遍的社会形态,更不能因此影响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美好的人的认知和判断。更多的离婚率和更多被骗的案例,不能成为影响人们恐惧爱情、惧怕婚姻的理由。

“财务自由”,几乎是盛开在中产者心上的一簇白玫瑰,直到他们看见了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遭遇婚恋悲剧而死的这一滴蚊子血。

财务自由是幸运的,只不过在婚姻市场上,财务自由者也更可能和更容易成为被捕猎的对象。

被骗婚、被团伙骗婚、遭遇女拆白党——年轻的创业成功者苏享茂被索1000万元和房地产赔偿后自杀身亡的版本,可能会有无数的演绎和真相——但重点,不在这里。



abbr_0b6e323626b0d06b32e04527d136c7fb.jpg
2017-9-11 23:00
▲翟某与苏享茂(右)

即便苏享茂是一个书呆子,一个单纯的程序员,一个创业成功的幸运儿,但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成功者,不可能都具备苏享茂这样低能的判断力,以及对人心毫无防备的单纯。

苏享茂事件之所以持续发酵的背后,是一个开放社会中更深层的社会不信任心理。大众,尤其是有产者,对于安全感的丧失,对于婚姻的不信任,才是这件特殊个案持续发酵的根本原因。

如果你是一个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人,谁又能保证你就是那一个幸运儿、谁又能保证婚前花前月下明媚的可人儿,不会在婚后变成一个骗婚者?那些家财万贯的富人,又怎么能够判断,未婚时对你谦卑柔顺、婉约体贴的人,不会是冲着你的万贯家财而来(包括但不限于第三者)?

即便是签订了婚前协议又怎样(此处闪过默多克与邓文迪的婚姻协议画面,以及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与贴身保镖离婚遭遇勒索的画面)?如果真相是这样,你怎么还能生出对爱情、对婚姻的信心?你怎么才能够执子之手,与那人盟约一生,共度劫波,同享富贵,生死与共?

多少大咖身家数十亿、年近五十却形单影只?多少大咖婚前签署财产协议?而多少不婚族,宁可忍受噬心的孤独,却不愿意品尝成家生子的快乐?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人,却为什么仍然拒绝婚姻?

不得不说,苏享茂之死引起社会关注的背后,所反映的正是这种恐惧“爱情变质”的共同社会心理。这种恐惧,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整体的疼痛和伤斑。

▲网上爆料,苏享茂与前妻的聊天记录

日本共同社2017年4月5日称,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4日公布的调查结果,到50岁都未结过婚的人口比例(即“终身未婚率”)为:男性23.37%,女性14.06%。

也就是说,在日本,约每4名男子中就有1人,每7名女性中就有1人“终身未婚”。选择终身未婚是一个人的价值选择,他人无可厚非。而且由于幸福具有主观性,所以不婚族也未必一定意味着不幸福。

但是,与一个人成立婚姻合作社,生儿育女,财务共享,要有多大的爱的力量,要有多大的社会责任感,才能完成这一切啊。

你或许可以说,选择不婚的人们或许像如今的日本年轻人一样更偏好自由,但你无法排除,他是否也像无数富豪一样,充满了对异性、对感情本身的深深怀疑。曾经的青春年少不再,曾经的美好单纯不再,每一个人都已经在社会的成本收益的绞肉机中,练就一副不坏之躯,来抵挡岁月的冲刷。

据我有限的见闻所知,有一位十几年前就已经身家数十亿的网络富豪,就是因为到现在都不信任追求他的女性,而迟迟选择不婚。他已经丧失了对人的基本信任,乃至于爱的能力。

自由之美,于是成为了自由的负担。财务自由,不但成了猎取苏享茂的最大敌人,也成了社会中富人们杀死信任的最大杀手。

而一组来自民政局官网的数据,在今天也突然大火。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婚了558万对夫妇,同时有185万对离婚。离婚率是结婚率的三分之一还多。

离婚率最高的城市分别是北、上、深、广,而且,从2007年开始至2015年,中国人口的离婚率就一直在持续增长。这些离婚的人们是选择重新组成家庭,还是要从此单身,方向未明。

明显的是,苏享茂找寻佳缘的世纪佳缘等婚恋网站和婚恋APP持续大热。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在Google+留下人生最后一份网帖

而经济学者叶檀女士在8月份的一篇文章,更直接用了一个大胆的题目《婚姻制度:一个正在走向消亡的制度》。她放言婚姻制度必然在网络社会中走向消亡。一项新调查显示,中国正快速成为单身大国,去年单身人口达到2亿,有超过36%的单身女性选择不婚。

2013年,中国的未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990年的6%激增至14.6%。似乎看上去,中国距离不婚社会,也已经不远了。但是,即便现代人都是这般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婚姻制度作为一种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制度,是不是就此走向消亡,我却是不敢下判断的。

自由,首先就意味着不得不承受自由的代价。这代价包含孤独,也包含遭遇欺骗的不测。但是,一方面,承受自由要承受孤独,一方面,人性却又充满了对异性、对家庭温暖的渴望;这是一组悖论。

对于上述185万对离婚的中年人来说,人到中年,如果选择重新择偶,面对的将是从头打拼的压力(在北上广,则意味着重新购买价格千万的房产);对于财务自由的中年人来说,重新择偶却要克服不信任的怀疑。在这一点上,男女并无区别。

现代人正在越来越多地死于自由,生于不信任。

曾经有一首歌叫做《漂洋过海来看你》,诉尽有情人之间的煎熬: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地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然而,在深深的怀疑中,现代人哪里还敢再有什么漂洋过海来看你?剩下的,多是漂洋过海就是不看你了吧。

然而,这个社会真的只需要越来越多的原子式的个人,也即经济学家哈耶克所说的“伪个人主义”吗?这个现代化和后现代化了的社会,真的只有苏享茂之死带来的恐惧与怀疑,才是现代人的出路吗?



▲苏享茂与翟某的离婚协议

互联网结构也好,物联网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扁平化社会也罢,道德消解和后现代也罢,要想就此消灭一件深植在人类身体和精神深处的基因,也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婚姻制度本身,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人有渴求温暖的需要,人有对于异性体贴入微的需要,人有成立婚姻共同体的天然需要。

人是演化的动物。我们无法在个体的身上,克服几千几万年演化带来的基因留存;但人们仍然可以用理性的力量,去塑造自身的幸福。

哈耶克的“真个人主义”认为,“我们唯有通过理解那些指向其他人并受其预期行为所指导的个人行动,方能达至对社会现象的理解”。也即,当哈耶克讨论方法论个人主义时,他所说的真个人主义具有“主体间性”的性质。

也就是说,惟有当我们能够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人时,这种孤零零的状态才会结束。

苏享茂固然可怜,但他过于轻信他人,迷恋所谓青春貌美,而婚前就不计成本地靠金钱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而非深入持久地了解对方的价值观和人生态度;

骗婚现象存在的社会心理土壤,或许是女人有权靠美貌掠夺男性的财富,寄生在男性身上,而非自立自强,成为具备独立人格和经济独立、自我丰满的个体——这种社会心理不改变,骗子便永远难以更除;

婚恋网站对于发布者的个人信息,应当具备核实和审查功能,并且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后,任何时代和任何情况下,极端个案,都不代表普遍的社会形态,更不能因此影响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美好的人的认知和判断。更多的离婚率和更多被骗的案例,不能成为影响人们恐惧爱情、惧怕婚姻的理由。



▲世纪佳缘一对一红娘服务的介绍

当然,幸福,真的是一件很主观的事。它跟人们的具体生存状态无关。无论已婚者还是不婚者,不论是有产者还是无产者,只要你还相信爱,只要你还能够有爱的能力,并为之承担责任,你就能够在后现代的社会里,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哪怕你孤身一人,你也仍然可以获得幸福。美国小说家安兰德说,“自由,就是无所依,无所求,无所望”。

https://www.baidu.com/home/news/ ... from=1&dtype=-1
你弃如敝履时它任你挥霍,你珍若拱璧时它毫厘不予。
我身为女性,低产阶级者,也是不愿意结婚的。微博每天爆出来那么多女性家暴受害者,证据健全男方都对女方进行生命威胁了,法官都以感情未破裂为理由,不允许离婚。现在中国的趋势是结婚容易,离婚难。不婚保平安
回复 2# fangwen


同感,随便看看国内新闻的头条,一天能有好几个男方杀死妻子甚至岳父全家的新闻,谁说女的出国才危险?出国的一年到头才几个失踪新闻,在国内一天到晚的都是拐卖,家暴,生育死亡的新闻,那些骂女性崇洋媚外的就视而不见了。对于有一定收入的女性来说,如果想有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非要一个孩子爸爸了。我听好几个孩子一两岁的已婚女友说过,有了孩子后才觉得没老公更好,反正在家什么也不帮,成天往沙发一趟玩手机,自己除了照顾孩子还得伺候他。既然婚姻是男权社会用来瓜分女性的制度,随着社会发展,女性能独立生存,婚姻确实没必要了。婚姻制度才几千年,人类存在可是几万年。特别讨厌有点男的只要涉及到男女平等问题,一张嘴就是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他们怎么就不剃阴阳头、不当太监了呢?那都是老祖宗留下的。
我其实想生个娃,但是一个人养不起。也没人帮忙照顾孩子。不想结婚。但是中国的现状就是爹娘逼着你结婚。
其实我觉得,那个苏程序员自杀,没必要上升到中产阶级恐慌,根本不怎么搭架。。。
他的个例,不如说是父母亲戚的逼婚害死的,起码应该付一定责任。

好端端的,赚了大钱,本来可以慢慢享受生活,为啥突然跑去注册婚恋网站?我都能想到,当家人知道他发财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成家吧!但是程序员圈子桃花不旺,于是他就想到去最大的婚恋网站找对象,一找到一个貌似白富美,跟家里一说,家人肯定又来一句,女孩不错赶紧结婚吧。。。。于是闪婚。。。于是悲剧。。。。

讲真,中国父母总是说,看不到你结婚我死不瞑目。有的都在挂的边缘,拉着儿女的手还是操心婚姻问题。。。这种压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承受不了压力随便找人闪婚,这样的有钱人标明了就是凯子,难怪骗子盯上你啊。。。

看看计算机世界两大神,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人家钱比你多多了,但是人家悠哉游哉的,跟女朋友谈十年八年,双方习性都熟透了,然后再结婚,现在多幸福?

你对婚姻这么草率,然后还怪婚姻欺骗了呢。。。大哥,你在婚姻上不肯付出时间精力,这么草率结婚了,这个婚姻质量能高么?你还是程序员呢,哪个软件正式发布前不要找BUG试运行,难道你是一个月写了软件然后就发行?做事业都知道要磨练耐心,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你倒这么马虎。。。。真不知道该怎么评论你了。
我在追的文:重生之神级学霸;我要做皇帝;青越观;瓜田李夏;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天下第一蠢徒;种田文之女配人生;天工;安息日;末日宗师;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富二代;养虎为患;名门闺战;八零后修道记;学者综合症;周公的任务;慕之年年《最后游戏[末日]》;重生之豁然;重生之喜相逢;1980他来自未来;知足常乐
什么都没有绝对的好与坏
结婚提前是你要了解你的另一半,找到合适的人会比你一个人生活好很多,但是如果不合适还是不结婚的好
至于说老公不干活的,拿我弟来说,婚前家里的大爷,什么都不做的,婚后被老婆吃的死死的,工资卡上缴,拖地洗衣服,有时候来不及做让我妈帮忙,还不能让老婆知道!我妈的心啊,酸的啊……
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个新闻,光看报道,里面不少都没说清楚. 感觉像人死了,家属和前妻争财产打舆论战。这个程序员因为离个婚,被前妻分财产就自杀,感觉很奇怪,即便被勒索,也不向任何人求助,直接跳楼,死前黑一把想分财产的前妻。之前还有前妻小号,在贴吧说这男的婚前隐瞒重度乙肝,在世纪佳缘选妃似的几年不断约见女孩
这件事情里  让人焦虑的是婚姻的本质被破坏了 一方想找个白富美  一方看意向其实是想找个凯子 婚姻直接就成买卖了  于是最后终于两败俱伤了
本帖最后由 nya3 于 2017-9-13 11:51 编辑

回复 7# poele


    但是死前一天他自己留下的公开日志,如果不是他本人写的,那就很有理由怀疑是谋杀了——前一天写了日志,第二天才跳楼
如果是本人写的,那……结果还用说吗
其他帖子里的截图都很明白的,google+里面留下的谁都可以看

本帖都是东拉西扯都没什么石锤,其他地方看到的交往三个月就几百万的花费豪车别墅奢侈品,没过多久又结婚,被勒索还乖乖给了六百多万,总让人感觉不是骗婚这么简单,有点无法理解


======
虽然我是真不明白就漏税和被人勒索,为啥就自杀了,至少有着千万资产的人呐
心态崩了?
「而当大雪飞过那个小镇,我哪也不去。」
以前觉得一个人以死证清白很悲壮,现在则觉得很蠢,你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人世纠纷敲诈勒索?就算死,起码死也要拉上仇人一起死,自杀算什么呢?除了亲者痛,仇人快的不值,也不能自辨与反击,唯有任人污蔑,。。。这个案件里,最有罪的是苏的父母,因为他们严重失职,只知道让孩子读书,却没有教给孩子起码的分辨人心险恶以及抗击生活挫折的能力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最新反转出来了,这个男的就是非法运营,至于现在是不是自杀还是被逼自杀,难说
回复 3# azimao


    说的很有道理,让人深思。
回复 5# nmaverick


     非常赞同中国父母说的那段话,动不动就口头上来一段爱的威胁,真心亚历山大。虽然说低产阶级的女性在社会上生存有各种不便和危机,但也不用随便找一个吧。难道随便一个结婚了以后就会幸福了吗?
要说wephone是非法运营,也算。因为中国的电信牌照只给了四家,其余的都是非法,包括微信上的视频和通话,但是微信还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再说wephone一般是国际用,中国国内基本没人听说过。。。所以估计不会有中国警察闲的没事去找程序员麻烦。

但是后来程序员大哥说了,他弟就是那种典型的rainman,对技术精通,对人际社会关系一窍不通,所以才被这个女的牵着鼻子走。
简单来说,这个程序员就是屌丝乍富,心理没有跟上,完全没把自己摆到富人这个阶层。。所以遇到事情那就是自己抗。。。你看哪个富人有问题是自己抗的?要么找律师,要么找小弟,要么找合作伙伴。你背后的企业关系了那么多人的生计,他们比你还紧张公司会不会倒闭呢。。。。套句俗语,你命里没这个财运,所以得到了反而要赔上人生。
我在追的文:重生之神级学霸;我要做皇帝;青越观;瓜田李夏;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天下第一蠢徒;种田文之女配人生;天工;安息日;末日宗师;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富二代;养虎为患;名门闺战;八零后修道记;学者综合症;周公的任务;慕之年年《最后游戏[末日]》;重生之豁然;重生之喜相逢;1980他来自未来;知足常乐
屏除威脅這一塊不談,如果離婚協議上面真寫明若離婚要判給女方一千萬的話,我會覺得這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既然同意了若離婚會賠償女方這麼大筆錢,就代表若有意外自身付得起,不能怪女方手段高超。然而現在已經有一個人失去了生命,不管怎樣還是希望能盡快真相大白,至於公道,社會大眾自有定論。
返回列表